中国队一出场,世界各国慌忙改动作!,游泳新闻—全球体育资讯,进球网

  • 时间:
  • 浏览:3

  深度|  #深度观察

  近日,中国跳水队三站奥运选拔赛落幕,名将杨健以2个冠军、1个亚军领跑男子10米跳台单人跳积分榜,新秀练俊杰以1个冠军、2个亚军紧随其后,上届奥运会该项目冠军陈艾森三站均为季军位列第三。

  值得一提的是,三站比赛练俊杰均亮出409C,这是当今国际跳水界难度最高的翻腾动作,难度系数高达4.1。今年1月举行的第二站选拔赛,练俊杰甚至跳出123.00分的满分成绩。

练俊杰 

  不难想象,一旦练俊杰入选奥运阵容,他的409C必将成为奥运赛场一大亮点。

  难度和稳定,是跳水运动的两个价值要素,既对立,又统一,能将两者做到高度统一,才有机会在世界舞台留下自己的烙印。

  在这方面,男子10米跳台一直是跳水难度动作的风向标,很多难新动作都是首先出现在10米高台,而多年来,跳水国手一直扮演着难新动作的弄潮儿角色。

  其实,40年前的中国跳水队还谈不上一支世界级强队。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后期,中国跳水逐渐崛起,1981年首次登上世界冠军宝座,90年代,他们就成为国际跳水界的龙头老大。

  不长的时间内,中国跳水健儿快速突破,与国家队决策层大力发展新动作大有关系。

  01 两位“走在难度表前面的人”

  李孔政、吴国村二将是上世纪70年代最有代表性的两位男子跳台国手。

  1974年在伊朗德黑兰举行的第七届亚洲运动会,当时年仅15岁的李孔政力挫群雄。

  令对手最吃惊的,是他的全套动作。当时他完成的5136D、107C等6个自选动作,均是那个时期难度最大的,有的甚至还没排进跳水难度表,李孔政因此享有了“走在难度表前面的人”的美誉。

李孔政  

  吴国村同样如此。1976年的一次全国比赛,吴国村6个自选动作中,竟有5个是世界难度表上没有的:5138D、305B、634C、207C、407C。即便在30多年后的今天,207C、407C这两个动作也被各路高手经常选用,丝毫不落伍。

  不过,多年来难度在与稳定的博弈中,大多数时间处于下风。

  上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中国男子跳台的难度动作独领风骚,但最著名的选手却是美国的洛加尼斯。

美国选手格雷格·洛加尼斯 

  中国选手虽难度占优,但失败系数也高,加上动作规格、美感和节奏感逊色一筹,无法撼动洛加尼斯的王者地位。

  上世纪80年代中期,中国选手吴飞龙已经掌握了109C这个超难动作,但没有稳定作保证,在国家队都无法坐稳主力位置,遑论挑战洛加尼斯。

  02 九十年代初首现翻腾四周半

  1991年,吴飞龙在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上完成了109C,这是当时难度系数最大的动作,凭借这一“核武器”,吴飞龙后来居上夺得冠军。

  30年后的今天,109C仍是价值很高的一个动作,2010年后被众多高手普遍采用。

练俊杰比赛中展示109C动作  

  有关资料记载,早在1975年徐益明就训练运动员尝试109C,而国际泳联直到1981年出台新难度动作系数表时,才把109C收编进去。

  上世纪80年代初,为打破中国选手动作难度遥遥领先的局面,美国、俄罗斯等传统跳水强国纷纷学习高难度动作,数年后与中国队在动作难度上基本处于同一水平线。

  1991年世锦赛男子跳台动作难度最高的是307C,参赛25名跳台选手中有半数以上选用该动作,决赛的9名选手中,竟有75%的选手拥有307C。

  孙淑伟是首位夺得奥运冠军的中国男子跳台选手,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上,307C是他的最后一个动作,他以满分的出色表现力挫群雄。

  03 田亮提高难度扳倒“跳水沙皇”

  90年代中后期,俄罗斯名将萨乌丁成为世界男子跳台第一人。萨乌丁的制胜法宝是难度加稳定,在这方面,田亮、肖海亮等同时代的中国选手均逊色一筹,因此在相当长时间里,中国选手被萨乌丁压得抬不起头。

  1998年,田亮与萨乌丁交锋多次均败北,形势逼得他不得不发展难度。1999年初,他在冬训中将臂立动作从626C改为626B,同时提高动作的稳定性。

田亮  

  田亮的冬训成果很快取得成效,当年即在国际赛场两次击败“北极熊”,为后来实现男台“大满贯”奠定了基础。

  2000年至2004年是田亮运动生涯的黄金时期,尤其是先后夺得2000年世界杯、2000年奥运会、2001年世锦赛和2002年世界杯男子十米台冠军,让他成为国际跳水界新一代领袖。

  2000年6月的香港国际邀请赛,田亮曾跳出783.93的男子跳台历史最高分——那段时间,田亮屡屡在国内外比赛中获得满分,109C、407C等成为他的招牌动作。

  值得一提的是,田亮跳水生涯共20次夺得世界冠军,是国内第一位突破20金大关的男子运动员,迄今为止仍然是中国跳水队的男子多金王。

  田亮脱颖而出,加上实力不俗的胡佳、黄强等国手,一时间中国选手在男子跳台呈统治之势。

  为夺回优势,欧美选手纷纷发展新的难度动作,不少人的难度超过了中国选手。

  当时,国内选手的臂立、转体动作做的是6241、5237、5337,难度系数在3.2左右,而国外选手已在练5253、5255、6243、6245等动作。

  2001年,国外有五六人在练5255B,该动作难度系数当时为世界之最,同时期国手掌握的5253B难度系数仅为3.4。

胡佳  

  2003年初,胡佳成功攻克5255B,成为“国内难度第一人”。当年世锦赛,男子跳台恰恰是在5255B分出了胜负:决赛最后一跳加拿大神童德斯帕蒂依靠该动作拿到107.1分,让前五轮一直领先的胡佳落败。

  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德斯帕蒂居然是世锦赛前两个月才开始练习5255B。

  2005年是国际跳水界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一年。那年的国际泳联代表大会上,正式通过酝酿多时的跳水新规则,并于2006年起实行,最大变化是取消了规定动作,预赛、半决赛和决赛均采用自选动作。显而易见,这是鼓励运动员发展新动作的一项举措。

  04 难度出众让德国人爆冷

  关注跳水10年以上的人或许记得,2008年初在北京举行的世界杯,男子跳台决赛中,名不见经传的德国选手克莱因爆冷夺金。

  其实,克莱因赛前上报的全套动作难度系数高达21.0,比中国双保险周吕鑫、林跃分别高出0.9和0.7。

林跃、周吕鑫  

  那场决赛,周林两将发挥正常,无奈难度“先天不足”,眼睁睁看着克莱因拿走金牌。有必要告诉大家的是,克莱因是首位在国际比赛同时采用109C、5255B两个动作的选手。

  更多选手掌握新动作,使赛场上的悬念又增加了不少,中国选手再也无法像前些年那样大包大揽了。

  2008年奥运会,决赛5轮战罢,澳大利亚选手马修落后周吕鑫32.5分。最后一跳马修依靠5255B得到112.10分,出人意料地反败为胜。

  2010年世界杯同样是最后一跳决胜负,火亮、邱波的5255B均得了90多分,而马修的207B居然拿到100.8分,再次打破中国双保险。

  2012年奥运会,决赛前5跳邱波和美国选手鲍迪亚分数一样,最后一跳两人动作均为5255B,得分都超过100分,鲍迪亚以1.8分的微弱优势险胜。

  05 难度无止境 期待东奥大战

  北京奥运会前,国际赛场能完成109C这个难新动作的选手并不多,2006年世界杯前6名选手中仅1人选用109C。

  五年后的2011年世锦赛,决赛时不会跳109C的已成极少数。高难动作的同质化,使国际跳水界引发新一轮难新动作冲击波。

  2010年10月,曹缘在全国跳水锦标赛上出色完成5156B,成为第一位完成该动作的跳台选手。

曹缘  

  2011年世锦赛,国际赛场难度系数4.0的壁垒终于被打破,男子双人跳预赛,墨西哥选手桑切斯/加西亚亮出了难度系数高达4.1的409C,该难新动作居然出现在双人项目,更是令人惊叹。

  伦敦奥运会,加西亚再次表演了这一绝技,他那一跳质量一般,几名裁判都亮出8分,但凭借高人一筹的难度系数,加西亚仍然获得98.4分的高分。

  其实,此前中国选手已有多人挑战过“4.0极限动作”:2010年全国冠军赛,广东老将吴军试跳109B;2012年全国锦标赛,郑植群跳出409B这一当今世界跳坛最高难动作;年初的全国跳水冠军杯,谢思埸、邱波也挑战了409C、109B等极限动作。

谢思埸 

  2010年前,国际泳联修改了部分动作的难度系数,那次调整对新一轮难新动作冲击波同样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当时国际泳联提高了翻腾动作的难度,如109C从原来的3.5升到3.7,翻腾加转体动作有所贬值,如5255B从3.8减到3.6。

  2013年,米尼巴耶夫、张雁全、曹缘先后完成5257B,使这轮难新动作冲击波再度升温。

  从数字组合看,5257B不及109B、409B那般耀眼,但在国际跳水界却更有革命性意义。在国际泳联2009年推出的最新难度系数表中,居然查不到5257B这一动作,后来被国际泳联定为难度系数4.3。

  同年5月5日,2013年国际泳联跳水大奖赛第三站在加拿大加蒂诺展开第三日争夺,新秀杨健在男子10米跳台完美地完成了难度高达4.1的109B,这是中国选手首次在国际大赛中突破4.0动作。

  2012年伦敦奥运会、2016年里约奥运会,参加男子10米跳台的的中国选手邱波、林跃、陈艾森均选用的是109C,而非难度系数更高的409C。

  这意味着,一旦练俊杰入选,他很可能成为第一位在奥运赛场表演向内翻腾四周半抱膝的中国运动员。考虑到向内跳的难度要高过向前跳,届时练俊杰在赛场制造的影响力定将非同一般。

比赛中的杨健  

  值得一提的是,杨健的109B难度系数也达到了4.1,2019年世锦赛他正是凭这一超难度动作成功问鼎。

  不难想象,东京奥运会男子跳台决赛,必将是一场火星撞地球的精彩博弈。至于这场较量的胜利者是否会是中国选手呢?让我们一起期待!

公众号二维码